美好的童话里,最后总是一句“王子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结束全文,大体婚后生活都是不尽人意的。以撒和利百加的爱情故事似乎也不免落入俗套,一见钟情的两个人从此过上了磕磕碰碰的婚姻生活。

首先摆在他们面前的就是生育问题。跟亚伯拉罕和撒拉一样,以撒和利百加也一直没有生育。而反观以撒同父异母的兄弟以实玛利,却早就一口气生下十二个儿子,建立的村庄和营寨,十二个儿子都做了族长,以实玛利本人也活了一百三十七岁。

当然,亚伯拉罕跟夏甲同房,生下以实玛利及其繁衍后代,都是按照血气传承下去的。而撒拉,利百加,都是神应许的女人,他们嫁给神应许的男人,却不像正常夫妻那般顺利生下孩子,因为他们的孩子也得在神应许之下才能够出生的。

耶和华其实经常向以撒显现,所以被信仰者和信徒之间展现了良好的沟通,“以撒因他妻子不生育,就为她祈求耶和华。耶和华应允他的祈求,他的妻子利百加就怀了孕。”可见,以撒不但爱妻子,在妻子不育的事实中,却未曾想要为了子嗣而跟别的女人同房。

其次,也可见以撒无比信任耶和华,相信耶和华的应许会跟父亲亚伯拉罕一样,都会实现。而利百加也最终顺利怀孕,而且是双胞胎。

这是一对在母腹中就彼此相争的双胞胎,利百加请教了耶和华,耶和华提供了一个关键的信息:将来大的要服侍小的。

很多人把双胞胎的出生,看成是以撒和利百加感情走向分裂的开端,因为“以扫善于打猎,常在田野;雅各为人安静,常住在帐棚里。”而“以撒爱以扫,因为常吃他的野味;利百加却爱雅各。”

从人类发展的历史看,作为父亲的以撒更偏爱长子以扫,是一直都存在的惯性习俗。因为长子更容易在父辈老去之后接替家业,长子得到的锻炼也更多,跟父母在一起生活的时间更多,教导自然也更多。在残酷恶生存面前,人类要保存自己辛苦打拼来的家业,更倾向于选择长子来继承也是一种更符合自然的规律。

但是人类社会的发展也需要人类的习惯作出改变,以扫更像个野人,从他对自己的长子名分毫不在意的情况来看,他蛮性未除,缺乏人类管理者应该有的老谋深算。反观雅各却是“诡计多端”的人,安静,多谋,获得母亲的宠爱,也深知自己的地位,如果他想获得更多,或许需要他主动出击。

而第一次用红豆汤“诈取长子名分”更是一次试水,看似兄弟相争的背后,其实都是以撒和利百加的各种权衡。

雅各诈取了以扫的长子名分,当然不是实质上的,因为最终实权现如今还掌握在以撒的手里。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到雅各奸诈的作为并未受到以撒的惩罚或者责备,也就说明了以撒和利百加也都从这件事情上看出来以扫虚待长子名分,也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而以扫的另外一件事却更为致命,“以扫四十岁的时候娶了赫人比利的女儿犹滴,和赫人以伦的女儿巴实抹为妻。 ”亚伯拉罕对以撒的婚事严格要求就是不能娶外族女子为妻,所以舍近求远娶了同宗族的利百加。相信以撒对儿子的婚事也作如此要求,但是很奇怪的是以扫却娶了外族女子。

这里面很可能是父母反对,但是以扫坚持娶了外族女子;也有可能是以撒和利百加对以扫娶外族女子为妻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过多干涉。如果是前一种情况,以扫不但忤逆了父母,也忤逆了耶和华,而后再跟耶和华立约的前途也就显得岌岌可危。如果是后一种情况,说明父母都已经悄然放弃了让以扫继承耶和华信仰的这一部分。

”她们使以撒和利百加心里愁烦。”说的是以扫的两个外族妻子跟以撒和利百加都相处不愉快,很可能这种“愁烦”不仅仅是生活琐事,而更多是来自信仰的冲突。当时的迦南地,更多的人崇拜的巴力这种神,耶和华神相对来说反而是一个新兴起的神,是亚伯拉罕这样迁移过来的外来人的外来信仰,遭遇迦南本土信仰的敌对和污辱都是情理之中的。

所以最后以撒老眼昏花之际,利百加怂恿雅各装扮成以扫的样子来接受长子祝福,看起来是以撒和利百加背道而驰的行为,其实更有可能是夫妻俩合意的一种计谋,一场戏。

雅各装扮好之后在父亲面前,以撒说:声音是雅各的声音,手却是以扫的手。已经暴露了以撒明明知道眼前的人就是雅各的事实,因为手可以伪装,声音却是伪装不了。

然后以撒雅各的祝福,更确切地说,并不是长子继承权的祝福,而是耶和华曾经许诺给亚伯拉罕和以撒的那个“大国”。以撒说:“愿你作你弟兄的主, 你母亲的儿子向你下拜。” 这是对“大的服侍小的”的回应,利百加当初不大可能隐瞒以撒耶和华向她显现的。所以这一切都是夫妻合意的结果。

从以撒的人生经历来看,对耶和华的信仰是坚定无比的,以撒已经领悟到耶和华的旨意,其实是以扫已经娶了外族女子为妻,其子嗣不会再成为耶和华应许的大国开创者。而雅各要走的路,跟他以及祖父亚伯拉罕是一样的,都是要舍近求远,离开迦南地,而耶和华会引导雅各找到正确的路。

诈取长子名分不过是雅各出走必须要上演的绝地求生环节,被神应许的雅各,被父母默默宠爱的雅各,会以这种痛苦的方式迎来自身的成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