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队无数,你也不得不被慕尼黑1860球迷的衷心耿耿而折服。周五的拜仁训练营旁边,一队慕尼黑1860的球迷招摇走过,脖子上都戴着本队的围巾,这可是在拜仁的家门口!我以为这就是全部,但是晚上9点多在市中心乘坐地铁时,我才知道那只是冰山一角。

U2的列车被一群球迷拍的轰轰作响,见两个切尔西球迷出来,猜想那可能是来自伦敦的分队。但上了列车才发现,这哪里是切尔西球迷!绝大多数,都是刚刚现学现卖唱着切尔西队歌的1860球迷。话说他们醋劲也太大了,这醉酒的几节车厢球迷,半数以上看起来都不满18岁!记者拿起手机拍摄,一位脸上好像还蹭了土的小娃娃醉眼熏熏地调侃:要拍爷,就直接点嘛。一位老球迷拿着一瓶硕大的啤酒,边喝边在滚梯旁和这帮球迷遥相呼应。惺惺相惜的同时,分明让人看到了他们心中的苦闷,歌声中的怨恨。

市中心的阿迪专卖店外都放着支持两支球队的点击器,你是任一方的球迷,都可以利用这个机器为自己的球队加油。因为昨晚路过时发现一家店里切尔西的支持者人数竟然多过1860,我今日便带着相机走进详解。拜仁的支持率已经超过了切尔西,这本不奇怪。但一队不到二十的球迷们却在这里撕扯着,多数人连续地点击着支持切尔西的按钮,更有甚者甚至一手还在阻止那凤毛菱角支持拜仁的球迷按钮。听着他们口中的德语,我还在奇怪切尔西的感召力。如今,我觉然明白那只是一些忠诚的1860球迷。

我写到了驱车700公里到慕尼黑来的球迷,他们听了广播都赶来,光观看训练就有了那么些人,你们自己总结一下,还要注意一下奥林匹克球场当天没买到票会去观看的的球迷们。拜仁球迷给我的印象是有些素质,有组织有纪律的,但好像没有1860代表大众,草根。这个我们有那么多德甲专家肯定比我清楚。

这是个可笑的现象,但这却是硬生生的事实——在慕尼黑,也许最中立的球迷就是切尔西球迷,而最吃香的也是他们。

我很快总结了原因,拜仁球迷看似素质都不错,对穿着切尔西队服看似很招摇的伦敦人视若罔闻;而同城死敌却愿意和这群切尔西球迷拉帮结派,迅速学会切尔西队歌不算,他们还热情鼓励同样身穿蓝色球衣的切尔西球迷们,要为蓝色祈祷。

玛丽安广场的两位身穿切尔西队服的球迷就忙坏了,在被两家电视台拍了后,一位巴西记者对他们进行了详尽的采访。看他们拎着旅行箱,我也上去凑热闹,问他们是否刚到,“我们从伦敦来的,昨天到的,今天换个旅馆。”一说到伤心事,我当然也同仇敌忾,“这宾馆价钱涨的那么多,你们这么支持自己的球队真不容易!”两位球迷给记者细算,“这趟旅行大约1200镑吧,算上球票就要2000镑,这还要感谢我们找到了些便宜的航空公司,否则回去可能都为难。”

一群哈萨克斯坦球迷兴致勃勃地跑上来“任祖”,因为他们看到了切尔西队服,立即合影留念。为首的哈萨克小孩不停地用自己生疏的英语告诉记者,“明晚切尔西肯定取胜,我看好2比1,兰帕德、德罗巴进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